專家京城熱議老百姓能否有城市土地規劃決定權
 

“中國那麼大的國家,連太陽出來以及下山的時間都不相同,是否應該以一個區域來定規劃標準?是否讓老百姓大多數人而不是少數領導在城市土地規劃上有決定權,是否應該給居住者有發言權,讓他們參與規劃。” 在昨天于北京舉行的一場別開生面的討論會上,城市規劃專家和房地產商展開了一場關于城市規劃要打破傳統制度束縛的討論。 龍安集團行政總裁饒及人說,在中國快速發展過程中,幾乎只見到主體布局規劃,缺乏其他的專業規劃。 在饒及人談到“(新的)中央電視台(大樓)能夠把力學和不同的材料結合起來,為什麼還要接受這麼多的批評”時,華遠地產董事長兼總經理任志強說,現在的中國建築受到雙重制約,一種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制約,一種是西方文化的制約。這就造成沒有很好的城市規劃。 廣州南方城市研究院院長周勇則表示,我國的城市總體規劃總是給一個理想的模式,但是實際操作當中沒有一個能實現這個理想的模式,總是到後來就修修改改。 “中國要改變現在的規劃條件,政府要打破它的傳統約束。中國的建築師在規劃上起的作用是很小的,這樣一種約束,或者這樣一種思想方式,讓中國建築師在城市規劃上不可能發揮自己的才能。”任志強說。 他說,西方城市大部分是以城市商品交易為紐帶而成立的,而中國的城市歷史上是以官府為主而建成的。中國所有的城市沒有一個不是以過去的皇權為中心,結果就是政府在哪兒,這個城市中心就在哪兒。 “青島、上海都將市政府搬了家,而市政府一搬家,城市中心就發生變化,這就是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是以政府所在區域為中心轉移的(表現)。雖然北京最近提出兩軸兩帶多中心的概念,但這個規劃能不能形成還是問題。” “我們現在的規劃規範了容積率、限高。這樣一個強制性的規定變成整個城市的多層、低層住宅是一個等高線,高層住宅又是一個等高線,所以看上去我們的城市基本上是平的。”上海中房置業董事長桂國杰說。他表示,如果把這些規範作一些調整,規定建築的密度、容積率和高度可以互動,比如說如果建築密度減小了,建築的高度就可以上去,這樣或許可以給建築師,給城市規劃留下一個更大的空間。

 

Copyright @ 2005  武漢常博建設集團有限公司